目前日期文章:2012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umblr_m541wjytDJ1r87i11o1_1280似乎有甚麼東西已經改變了。內觀中心請來兩台客運,準備將我們送往台中火車站。我們一群人在入口處等著,同梯的一位戴著助聽器的老翁身邊出現了一個老婦,我想是他的妻,她從皮包裡掏出兩張千元鈔票,要老翁進去辦公室做捐獻,老翁很顯然的第一時間沒有摸清楚狀況和方向,老婦手指著旁邊的辦公事要他進去,用台語說:『你一直都耳背。』結果這畫面叫我打從心裡想哭。

回家的下午一個人跑去看電影,坐著電扶梯時,看著四周環繞所有紅紅綠綠的店面,突然納悶為什麼人們會有這麼多選擇,很想大力地搖晃著這世界說:難道你們不知道選擇是用黑色做的?

影開場前還有半個小時哪裡也不想晃,我站在六號入口前,本是出自於打發無聊,於是閉上眼開始練習內觀,也許是因為這一次沒有在內觀中心時的壓力加上只是隨意地站著,意念掃描時輕鬆流暢許多,當我掃描過雙手時,發現整條肩膀到手臂一片涼麻,當我把注意力移到下一個區塊時,上一個區塊的涼麻感還存留著,煞是舒服。於是決定看完電影後回家把剩下的六天進度自己走完。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身體經驗,每當你掃描過身體的一個區塊,把專注力停留在那邊一會兒,好像那個區域有個感受開關被打開了,當我從肩膀連續掃描到手指時,很像冬夜時分,長長的公路旁,整排街燈都亮了,一盞接著一盞。

Av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Jun 18 Mon 2012 12:13
  • 內觀

761341c6a0ef66ed0d22fd2dd9e9bcc5要踏進內觀中心之前,才感覺自己有點不知天高地厚,畢竟我連十二天的國民兵都沒有被關過。大概是因為兩三個長者都對我說過:每個人至少都應該去過一次內觀。於是我報到了,填一些資料,簽名具結,完成了報到手續,一併把手機和錢包交給了法工,他裝進了一個灰色還淺咖啡色小棉布袋,叮嚀我四點的時候集合師父要給新生做面談。

我們被帶到入口處辦公中心旁的小禪堂等候時,所有細微的憂慮都被消融了,當時我深信是內觀中心的環境之故,身上沒有手機也沒有錢包之後,突然好輕鬆,我想我知道了奧修的白袍為何總是沒有口袋。

坐在椅子上望著空氣發呆,開始覺得好笑:不過就是坐著發呆嘛,更何況四點起床、吃素、不跟人說話這些他們所說的戒律,對我本來就都不是難事啊。

地上有一隻跛腳的蝴蝶翅膀不能拍,我無聊地看著牠,快死了吧,我納悶為何法工來來往往從來沒有人踩過牠,他們總是很神奇地避開,直到一個體型碩大,一身橫氣的女新生走過,粉色塑膠拖鞋帶走了牠,地板上不留一點痕跡。我突然相信,之前那些人潛意識地讓過給那將死之蝶。

Av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