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病在床I

在療程正式開始前,我向凱龍請求協助,邀請祂參與療程,在需要的時候提供所需的幫助,同時也留有空間,給那些願意為今天的個案,提供協助的力量們。

我將雙手平舉,邀請個案的模式,很快的,我的手上便承滿了他的重量,他的模式蜷曲,像一張不能再縮水的布,他已經沒有細微的結構,同時卻又重若沉鐵。

他因為二十年前的一場車禍,半身癱瘓,智能退化,從此臥病在床,妻子陪伴在側。只是無法和丈夫交流的她,只能徒然守著丈夫的肉身,面對自己變換的心緒,流淌堆疊,冷暖自持。

文章標籤

Av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