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Amber最近有一個新計畫正在開始。訪談第二個個案並不是甚麼愉快的經驗,右側頂部鑽石一直有種被重物錨擊之後淤積的高密度暈眩感。個案慣於討好權威,嚴重的傾向憑藉評判他人來凸顯自己。訪談開始之前他若有似無地暗是他並不喜歡我的風格,當時不以為意,以為問答中諸多迴避是因為我,結束後卻又透過第三者口中得知他是喜歡我的文章的。結果被這個人搞得莫名其妙,是的,我知道每一次攻擊都是出自於一個求救,但一肚子火還是就這麼燒起來。

我知道是有甚麼被牽動了我才得此波動。決定不去想為什麼,先把這把火消化,跟兩三個朋友們抱怨過,兩三天後似乎仍無法消解,手頭的資料讀來又是怒火中燒,我能想到和個案的經驗連結僅在於遺棄的議題上,但我知道這緣由並不是真正核心。深吸了幾口氣,決定去挑精素。

深琥珀。蛤?深琥珀?而且不是用在關係模式,而是感覺中心。好吧。真相果然不是我這種憨人所想的那麼簡單,而且還非常殘酷。

Use Dark Amber when you have been giving out too much energy, often without receiving any thanks. For a feeling of ‘emptiness’, or feeling as though you are not appreciated, which may lead to becoming run-down, and thus prone to infections, glandular problems, etc. (from Chariclo Pty Ltd.) 

深琥珀所指涉的情緒是空虛,而空虛的彼岸是飽滿。

用了深琥珀兩天之後,終於願意把訪問稿拿起來讀過一遍。 我也慢慢明白躲在個案和我之間與深琥珀精素呼應的智慧。

一個人的Being good可能是源自企圖獲得他人的肯定,來建構價值。然而長期一再的被忽略之後,心生怨懟,一直想要做得更好的驅力讓自己筋疲力盡,更有甚者引發貶低他人來暗誇自己的不良習性,透過打壓他人,以為如此的比較可以彰顯自己,讓自己更易於被看見。想要用力扭轉他人的眼光,讓別人正視自己,對他大喊:我這麼做都是因為你。如此的模式將努力畫成一種企圖控制的監獄,但實則囚禁得住的只有自己。

另一方面Being good可能是單純出自純然的善意,但一旦它需要被看見時,多少開始質變。努力無論被假性或者惡意的否定,於是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夠好,覺得應該要做得更好來顛覆如此的否定,而當初單純想要做好的本意,卻開始扭曲變得帶有討好人的目定性。這是一種非常匪夷所思的迷失。

這些複雜的心理
情節源自於當你的作為並不被他人肯定時所帶來的空虛感。也正是深琥珀精素所要告訴我們的。深琥珀告訴我們,當我們可以不受他人的眼光左右,自己看見自己Being good的能力時,此時感激之情便會由衷而生。

當我明白此事給予我的照見之後,始能從中後退,將視野抬高以不同的角度來理解個案,尋得他言行之間的脈絡,開始有一些句子產生,也得以找到更大的關連,讓故事得以開展。困鎖迷霧一旦除卻,我同時被賦予了深入以及旁觀的位置。此時回頭看講義,發現深琥珀精素也會帶來創造型的能量,心中不免又是驚喜又是訝異又是感激。

想著這些事的時候,一直也想到一句歌詞,或許可以留在文末當做一個註腳:
 


And you stood tall, now you will fall, 
Don't  break the spell of a life spent trying to de wel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vik 的頭像
Avik

簡單工作室

Av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