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t根據肯恩戴特沃德所著的身心合一中提到:各種情緒由腹部和胸腔向上流入頸部,在頸部被詮釋為思想和語言。...由於他獨特的結構和位置,他必須不斷負責調停情感與思想、衝動與反應。...當頸部承受著龐大的混亂與衝突時,這種能量阻塞就會轉化為痠痛和疼痛的感覺,累積在頸部得緊張壓力通常表是一個人所承擔的責任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壓力和痠痛成為長期現象,頸部的活動範圍受到限制,各種流通的感覺和本能也受到阻塞。

黑玉精素的似乎也在描述相同的狀態:

For built-up energy within the pattern which threatens to ‘break out’, e.g. when you want to say something but keep repressing it. The energy will burst out somewhere - may be inappropriate words, a tirade of words like bullets, etc. Can cause distorted inner sight. Can lead to throat problems. For awkward teenagers (e.g. when words don’t come out properly) when teaching in front of a class and no words come out, etc. . 

我對黑玉精素並不陌生,去年第一次在網路和朋友訂精素的時候,他挑了這一支。黑玉精素處理的心理狀態是膽怯,因為膽怯而無法將心裡話說出口,以致於能量卡在喉輪。

最近找朋友來練習B11時常常會碰觸到肩頸,第一次我發現朋友的肩膀已經不若以往僵硬,但頸部仍然呈現非常緊繃的狀態,左側慘過右側,我和他閒聊,想起他數字主修30/3第一級,於是猜說他是否累積了很多想說的話但是都沒有說出口,特別是情感面。他說對啊。不過這話題就結束在此,並沒有繼續發展的打算。 

隔週練習時,上完油沒多久,同他講話時,卻發現我的喉嚨突然非常乾燥,乾到那些準備說出口的話就直接在喉嚨裡擱淺。本以為自己是怎麼了,但旋即想起當天下午和另外一個朋友剛好談到按摩,敏感型的他碰觸到個案的身體時,他可以感覺到個案的身體發生了甚麼事,甚至他的身體相同部位也會出現和個案相同的疼痛,當真是身入其境。於是往寶石精素裡抓出了黑玉精素,往他的感覺中心點。不一會兒,狀況就開始緩解,喝了一杯水,最後這乾喉嚨的症狀也就消失。

後來去翻了講義,黑玉精素根本就是喉嚨的急救精素。

有趣的是,整個過程朋友並沒有多大感覺,雖說精素還是直接用在他身上,反到是我狀況起了又落。 

我想起了能量傳遞這件事情。今天這個小插曲發生在我們身體有直接的接觸,能量在接觸的過程中,彼此(...應該吧)交流,無怪乎有些情侶越交往兩人就越相似。

而究竟有多少負面能量在我們和週遭的人之間傳遞,可能遠遠超過想像。比如我發現喉嚨的問題時第一反應是覺得自己的問題,旦問題的源頭其實是在朋友身上;我又想起之前看海寧格的家族排列DVD,晚輩身上常常出現長輩的行為模式,即便他們年輕時都曾發過類似的誓:我以後絕對不要變的跟我爸一樣,又或者其實很容易發現一個家庭裡每個人都有體重的問題和類似的病史。我們和家人、情人、親戚、朋友因為關係特別緊密,所以反倒使我們容易沾染到彼此的能量特性而反應在身體、思想和習性上。

隱約又感覺,這樣能量傳遞的過程應該是在吸引力法則底下運作的,能量又能製造能量,在一傳十,十傳百的過程中,碰到幾個能量放大器,蝴蝶振翅,遙遠的另一端就要掀起了風暴。(扯太遠了我

想到這裡,我突然好像有點感覺到了所謂我們其實都是一體的這概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vik 的頭像
Avik

簡單工作室

Av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