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248.jpg稿子寫到一個瓶頸的時候就會覺得自己被個案附身了。一篇稿子生出了三個版本,仍然無法統一行文前後的口吻。

整理錄音檔時就發現一個非常奇妙的狀況,個案是個講師,說起自己的故事流暢動人,當時我哭了幾回,心想這篇稿子應該簡單多了,訪談內容句句可用,沒想到打成逐字稿時,卻發現這些句子魅力全失,心中暗暗叫慘,感人的不是句子,是個案的表達能力和她生命的能量。我其實很想在文章中重現當初聽她講話時的感動,但句子離開了她的嘴巴,趴在我的紙上就去了靈魂。

一開始我試著保留對話,情結描述則是我慣用的口吻,結果和她打架得嚴重,最後只好悉數改寫,但這一趟下來我寫出來的簡直就只是軟趴趴地無病呻吟;而且還非常地自作聰明,想了一個花招在旁觀者的敘事觀點中放入主角第一人稱的獨白,結果是自覺慘不忍睹,只有一個亂字。


寫這篇文章時扒了自己兩次皮。

寫第二版的時候有個中午在草地上自己野餐,突然發現自己為什麼訪問前後對個案的故事有這麼迥然的感覺,除了個案三的情感渲染能量之外,還有在事後當我反覆讀取她的句子時,起了判斷心,我斟酌每個句子,擔心這個句子會不會有問題,如果我覺得不妥,那又該如何幫個案緩頰?這舉動根本就是替自找麻煩。


當時的文句充滿了批判味,大都像是這樣子:原來道德和油價無異,計價都採浮動機制。

當第二版完成之後,重頭看了一次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失敗,心灰意冷於是決定跑去游泳,游泳時才注意到自己好像被個案影響得太過,個案的數字是33/6。三是文字語言,而六是完美主義,大概是泳池的水把腦子冷靜,赫然發現自己現在三的自我懷疑和六的製造問題裡。這種時候都深深地覺得自己真的是變色龍體質。

但對我而言,六這個數字是困難的。先天數沒有六,後天數也要到中年以後;我能注意到,描寫出的個案特質也只有在意別人的想法、過份敏感、照顧人上。想起朋友跟我說過六的最高階是慈悲,雖然我遲遲無法理解,完美主義、慈悲和愛中間的關連,而我究竟要如何轉化完美主義抵達菩薩愛,於是我決定不管,壯士斷腕地決定把文章定調在慈悲。這天在摩托車上想著想著慈悲究竟是什麼,也許就是理解吧同理心吧,體諒人的軟弱與苦。

於是第三版的句子變成:道德如同石油,計價採浮動機制,這其實也無可厚非。

這天沾沾自喜了幾個小時隻後重讀過一次,卻感覺自己根本就只是假惺惺,假慈悲。(崩潰

於是隔天只好祭出慈悲精素。這時候發生了兩個有趣的巧合。

其一是朋友剛好也分享了她對於慈悲精素的感想:"com"是"共同,"passion"指"感情",兩者合併之意,就是對於別人的苦難感同身受,並且生出想要幫助對方的念頭。這就是"慈悲"。也是宇宙中效用驚人的一種能量。每次使用祖師婆婆來到台灣後,向觀世音菩薩、媽祖等東方神祈所引領的"慈悲精素",都不由得感嘆這股能量的強大。

然後寫第四版的這一天我的流日是33/6。於是在我用了慈悲精素的33/6日之後,上面的句子變成了:

XX發現道德如同石油,計價也採浮動機制。但這也無可厚非,因為人很脆弱,但也因為人性脆弱,死亡才得以壯盛。

終於,我覺得對自己交待得過去了。我知道人性雖有其懦弱,我試著體會,但也不能因此而鄉愿,懦弱有其代價,不能視而不見,但接櫫後果不是恐嚇,而是中立的提醒。我想這是目前我搭配天時地利人和,所能意會的慈悲最深度了。

完成之後心情愉快,但胸口卻一堵氣悶了上來,這才想起來個案曾經描述失去的親人變成了心頭上的瘀血,於是突然感動了起來,這個感覺該是這次經驗所帶給我最好的回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vik 的頭像
Avik

簡單工作室

Av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