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rt of massaga  Q:是否能夠請你談論按摩的藝術?

你可以開始學習按摩,但是你永遠無法結束它,它會一直繼續下去,那個經驗會變得越來越深,越來越高。按摩是最微妙的藝術之一,它並非只是技術的問題,它更是愛的問題。

你可以學習那個技術,但是之後要忘掉它,然後只是去感覺,順著你的感覺去移動。當你學得很深,有百分之九十的工作是由愛來做的,只有百分之十是由技術來做的。只是藉著那個碰觸,那個愛的碰觸,身體裏面的某些東西就會放鬆下來。

如果你對對方有愛和慈悲,而且能夠去感覺他最終的價值,如果你不把他看成是一個必須被導正的運作機構,而是一股具有非常高價值的能量,如果你很感激說他信任你而願意讓你來玩他的能量,那麼漸漸地,你將會覺得好像你在把玩鋼琴,整個身體都變成琴鍵,你可以感覺到有一種和諧在身體的內部被創造出來。不只是對方會得到幫助,你本身也會得到幫助。

按摩在世界上有其存在的需要,因為愛已經消失了。從前有愛人的觸摸就夠了。母親觸摸小孩,玩他的身體,那就是按摩。伴侶們互相玩對方的身體,那就是按摩,那就夠了,很夠了。那是一種很深的放鬆,同時也是愛的一部份,但是那樣的事已經從世界上消失了。漸漸地,我們已經忘掉要觸摸哪裡,要如何去觸摸,以及要觸摸多深。

事實上,觸摸是最被遺忘的語言之一,我們在觸摸方面變得很笨拙,因為那個名詞被所謂的宗教人士所腐化了,他們在它上面加進了性的色彩。那個名詞已經變成帶有性的味道,因此人們變得害怕。

每一個人都有防備,不要被觸摸,除非他允許。目前在西方,他們發展到另外一個極端。觸摸和按摩已經變成性的,如此一來,按摩只是一種掩護,其真正的目的是性。然而,事實上,觸摸和按摩都不是性的,它們是愛的功能。當愛從它的高處掉下來,它就變成性,然後它就變得很醜。

所以,要帶著祈禱的心境。當你去觸摸一個人的身體時要帶著祈禱的心境,就好像神本身在那裏,而你在服侍它。用所有的能量來流動。每當你看到身體在流動,而能量創造出一個新的和諧的形式,你就會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喜悅,你將會進入很深的靜心。

當你在按摩的時候,要專注於按摩,不要想其它的事情,因為那些是分心。要把你的能量放在你的手和手指頭上面,就好像你的整個人、整個靈魂都在那裏,不要讓它成為只是身體的碰觸,你的整個靈魂要進入對方的身體,穿透它,使對方的各個部份都放鬆下來,連深處的部份也放鬆下來,使它成為一種遊戲,不要把它當成一種工作,使它成為一種樂趣,笑,同時也讓對方笑。

按摩是跟別人身體的能量達到一種和諧的關係,感覺對方的身體在哪裡有缺失,感覺對方身體的哪一部份不完整,而使它變完整……幫助身體的能量,使它不再是片片斷斷的,不再是互相矛盾的。當身體的能量變得比較調順而變成一個管弦樂隊,你就成功了。

所以,對人的身體要帶著一顆非常崇敬的心,它是神所居住的地方,它是神的廟,所以要帶著很深的崇敬和祈禱去學習你的藝術,它是你所學習的最偉大的事情之一。

Q:如何去治療一個害怕被觸摸的人?

當你在治療一個人,有很多能量會流出來,如果你去觸摸,它幾乎就好像你用一條活的電線在觸摸他,他將會變得非常害怕而把門關起來,如果那個門已經被關起來,即使你繼續把能量倒進去,也不會有什麼事發生。

治療不只是來自你的能量,它必須是你的能量進入到另外一個人裏面而變成他的能量。如果你的能量碰到了對方的門而彈回來,治療就不會發生。那就是為什麼如果一個人不信任你,你就不要去治療他,永遠不要這樣做,因為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一個人對你有懷疑,你就把他忘掉,它唯有在很深的信任之中才可能,如果你去治療一個不信任你的人,你將會變得對你自己的能量沒有信心。如果你失敗了很多次,那麼漸漸地,你將會認為:「沒有什麼事發生,我沒有能量。」

事實上每一個人都有治療的能量,那是很自然的。並不是說有一些人是治療師,而其他的人不是,不,不是這樣,每一個人都是天生的治療師,他只是忘掉那個能力罷了,或者是他從來沒有使用它,或者是用在錯誤的連結上而覺得它一直都沒有效。

按摩並非只是按摩,你是在分享能量,除非你有能量在你裏面流動,否則不久你就會變得很疲倦,那麼就很危險。它所產生的並不是身體上的疲倦,身體上的疲倦並不重要,你可以吃東西、睡覺,然後那些疲倦就會消失,但按摩是一個較深的能量分享,當你在按摩別人的身體,不僅是你的身體涉入,連你的各個微妙體、兩個人的能量體和兩個人的生物血漿都會涉入。那個接受按摩的人可能會帶走你很多的生物血漿,除非你的內在一直能夠補充,除非你能夠加入源頭,否則在你做完按摩之後,能量將會變得非常發散,它或許不會立即影響到你,因為你還年輕,甚至好幾個月或好幾年,你都不會感覺到它,但是有一天你會突然覺得你垮掉了。

所以,我的瞭解是:一個人必須先在自己身上下功夫,一個人必須變得非常非常歸於中心。當你是歸於中心的,你是不存在的,當你是歸於中心的,那個源頭就開始運作,那麼你就只是一個通道,宇宙開始流經你,那麼就沒有問題。你要分享多少能量,你就可以分享多少能量,你將會繼續得到新的能量,那麼你就不會像一潭沒有活泉的水池,你會像一口有很多活泉的井,你繼續從裏面提水出來,而新的水又會流進來,你無法用盡它。

事實上,你是將陳腐的、臭掉的水帶走,而讓新鮮和活的水進來。所以那口井將會非常高興,因為你帶走了它那老舊和停滯的水,使它如釋重負,所以,如果你的能量有在流動,那麼就沒有問題。

所以,按摩、治療和這些現象都非常微妙,它不只是知道技巧的問題,更大的問題就是如何處於源頭,那麼就沒有問題,那麼我甚至不會去管技巧,或者你懂不懂那個技巧。你可以開始玩別人的身體,那個能量將會流動,然後會有很大的好處。但是唯有當那個幫別人按摩的人也透過它而得到好處,那才是真正的好處,那麼治療者和被治療者都會得到好處,沒有人會有所損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vik 的頭像
Avik

簡單工作室

Av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