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servation你讀過他的書。The Healing Principle of Chiron Healing.當時你將重心都放在其中所描述的哲學上,書裡說我們都有一個核心,那裡是所有的源頭,是神是自己的命運或者其他宗教性的神秘字眼,只是屬於潛意識的範疇,而意識只在最表面,很像佛洛依德的冰山理論,書裡多了一個詞彙,半意識,半意識指的是意識和潛意識的交疊,就是夜裡夢境發生的場所。而意識和潛意識之間需要校準,因為其中的偏差會變成疾病,而這個動作的現代名詞是「平衡」。

 

這對你是個迷人的理論,他把你讀過的觀點都串連了在一塊,像一幅拼圖,彼此鑲嵌地剛剛好,所以你相信,你認為你對於凱龍治療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

 

「可是那本書很久了。」有人這樣說過。雖然你在那個瞬間發了一個愣,不過你還是接受了這樣的說法了。

 

其中有一部分,當初你也是這樣感覺的,這本書很久了,最後一次的修訂是在九四年,是上一個世紀的事了,因為書裡所列的技巧都太基本了,幾乎用去了一半的篇幅在描述著散發點。他所描述的技巧都太不繁複了,你在心裡相信不只這樣,因為已經二十年過去了,這些技巧需要補充,需要添加一些步驟,它們經過一再又一再的鍛造與精煉,去蕪存菁,與時俱進,才能成為二十年的不敗秘方,所以你並沒有把這一大部分的內容當成一回事,你瀏覽是為了尋找一些隻字片語,以為那些秘密都藏在細節裡,需要偵探的眼光,然後推敲,就像準備要去挖掘兩萬英尺之下的礦脈。你認為還有更多,你想要更多。

 

他說他每天早上起床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淨化、保護,和阻斷,做著這些動作時他強調著,這些步驟,其實花不到幾秒鐘,另外他還會在橫切線的上下兩側,放置銀磚,這是男人的技巧,如果是女人,那就用懸帶在感覺中心下圍做支撐。這是你要的,你從未聽過的技巧,所以你趕緊把它記在紙上。

 

接著開始了第一位個案。他要她先站著,別急著躺上療程床,大部分的人都還搞不清楚狀況,他就已經在進行肌肉測試法。你從來都不知道,真的會有治療師使用這個方法,多數的人都說,憑著直覺,或者是詢問受作者的感覺中心;而他的書裡也有寫道,你以為因為那是教科書,所以他必須擺入一些規矩,但是麻煩的技巧,你以為這技巧是屬於學徒的,那邯鄲學步的階段才需要練習的基礎,你不相信這真的可以應用在療程裡。但是他就是這樣。

 

他的動作很快,之前你就聽說,他的療程需要的時間,大致在四十五分鐘以內,但是半個小時過去,你還在試著為他太過迅速的動作尋找一些解釋時,他就已經結束了兩個個案。

 

你環顧四週,沒有人的臉上有明顯的表情,她們看來都很鎮定。他受人尊敬,他是一個世代的開始,他太重要,重要到你不知道要如何懷疑。

 

事情是這樣進行的嗎?到底發生了甚麼事?這樣真的有用嗎?在他進行完肌肉測試法之後,受作者躺在教是中央的療程床上,他站在她的頭部,揮舞著雙手,淨化、保護、連結,和阻斷,這四個步驟之後的,看起來就像是自由發揮了。真的嗎?講義裡粗體標示的療程進行步驟,一開始至少也有十三項。可就像他在書裡說的那樣,淨化、保護、連結,和阻斷,這四個步驟,其他的就是你們所培養的,自己的工作規章。

 

你沒有預期,你沒有預期他就像書裡寫的一樣,即便是歲月過去,轉眼成空,那至少也要還有皺紋,但沒有,你看不到那些你假定具有決定性意義的秘密,那些秘密除了在你腦海裡,就不存在,他的動作太少了,少到你不可思議,少到不在你的認知之內。為此你開了眼界,並不是因為你看到了甚麼,而是你沒看到甚麼。

 

然後你逐漸跟上他的動作,他有組動作很小很快,就站在個案的頭頂旁,他的雙手貼著,指尖一點一點的,你終於知道他在詢問,問個案需要的技巧是什麼,你突然想起他在書裡的句子:「always check to confirm.

 

你這才明白你錯了,因為有太多的先入為主,就像你總以為生活在他方,而智慧的精隨在書本之外,可是書裡沒有藏私,沒有甚麼關鍵性的甚麼必須是要得天獨厚才能夠獲得,從肌肉測試法、那四步驟,和詢問,這三點讓他說服了你,但其實他根本就不認識你,是你說服了你自己。

 

你心裡有許多相信被打破了。就像你動作這麼大,會把模式打破諸如此類的話,你寧願相信別人說的,相信權威的影子,而不需要任何證明。這種天真現在讓你覺得荒唐。

 

你想起朋友說過的話:「這件事情本身就已經是神奇的了,你不需要一些神奇的描述來說明它的神奇。」而那些被教導的本身就已經具有能力,沒有可以喧賓奪主的細節,你不需要本末倒置的點綴。

 

他會詢問,他也會檢查,他會觀察自己手底下的感受,輕與重,收縮與放鬆,他說每當他的手感覺到有點不順時,那裡通常就有著問題,他會停下來,找到原因,然後開始進行處理。

 

就像西醫,他掃描整個模式,感覺到了問題點,找到方法的同時,大概也知道了原因;你想他一定很精準,你也只能這樣猜測,所以他不需要其他的步驟,不需要太多藥方來try and error

 

你又想起來以前某次療程的領悟:Everything beyond one’s need will become burden.只是你沒有深入,你放過了這條線索,你總以為自己需要做的很多很多,這樣才會有效果,你迫使著自己一問再問,感覺拖泥帶水的同時卻又不肯停止,突然之間,你明白了這背後的心理原因,你並不相信,你不相信你所做的會有甚麼效果,你不相信自己具備的技能,你以為自己總是無法做好,因為你的不足,因為你還沒學到,你無法當一個個案需要在頂部鑽石注入乳霜的同時,可以連想到他可能承受著藥物的干擾。

 

並不是你不會這些技巧,只是你從來都不知道它們的真正意義,你停留在表層,就像你意識從來沒有連結到前意識的核心。你也沒有將他們和現實連結,你並不清楚它們的真正作用。而他卻是動作明快,字字斬釘截鐵,他相信他所做的,他說他必須經過驗證有效,才會開始相信的人,這是你和他的不同,你的相信沒有眼睛,你並不真的相信,所以你突然發現,原來一直是那相信才讓這一切有力量,手裡才有光。

 

 

創作者介紹

簡單工作室

Av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