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56444_2031023230518559_6320532844946309780_n.jpg

 

「分手是一個進行告別的時間點。」

個案因為失戀分手而尋求凱龍治療 。距離男方通知決定方手的這兩個月裡,她的情緒越演越烈,不知如何自處。

我逐漸認知道的一點是,我無法預估、主導療程的走向,即便分手是一個常見的創傷原因,常見到我們都不自覺地認定失戀的人們都大同小異。

療程的前半部所做的都是清理,種種激烈衝突的情緒,分離、哀傷、憤怒、恨意、隔絕、忌妒,主能量線上渴求呵護的軟弱、頂部鑽石中無法停止的想像情節,想要破壞一切的衝動、感覺中心自我隔離的心灰意冷,半個小時過去,對於這些混合在人體模式中的種種撕裂,我突然感覺有些漫無止盡的虛無與疲累。

清掃完左側鑽石之後,我遵循着引導,進入她的關係模式,在那中心移除了一處倒鉤,使用樺木精素 與矢車菊守護者精素,凱龍治療將一段破碎的關係拆解成九個階段,每個階段都有對應可以搭配使用的精素,而這個精素組合針對的是事件發生點,第一時間點帶來的衝擊,最血淋淋的那一個時刻。

就在這兩個精素在模式中混合之後,它向我揭示了整個療程的意義:「分手是一個進行告別的時間點。」

蛇咬的解藥就在那一口蛇咬當中。療程令我穿越了個案的種種情緒壓力,回到傷口的原點,並從中找到的解藥,模式在此開始感覺逐步聚合,一個部分接著一個部分,伴隨著一股溫柔的力量。

在我們文化的人性中,分手往往是一個難堪的時刻,我們只注意到那個受傷的面相,爭論誰是誰非,舔拭自己的傷口,譴責加害者。指責是我們在面對關係破碎中慣常的處理手段,其中的激烈程度,足以抹煞對方的全部。當我們反覆過分強調療癒時,關係往往只剩下痛苦而沒有其他意義。

關係有他的生命,有生也有滅,如果我們能活在這樣的前提之中,任何形式的分手都是被預期的,所以當分手的時候到來,當彼此的陪伴時程告終的時候,除了用作指責,我們可以如何使用分手這個時間點,對方是不是值得一聲感謝來作為告別。

這是人生的鍊金術,找到自己的傷口,在傷口裡找到解藥,這一組精素帶出了模式之中的感激之情,而這份感激之情,會是能夠將那些破碎,重新收攏的力量,也是我們在事過境遷之後,自己生命轉化的推動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單工作室

Av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