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r of Fire element.jpg


「能量沒有好壞。」

她剛剛協助母親處理完一場家庭紛爭
,這一個禮拜本來就睡不好的她在發現自己莫名哭醒之後約了遠距療程。

我倆熟稔,她是明確知道凱龍治療之於她的意義的人,她曾說過每一次療程對她最大的意義在於開啓自我對話的可能。

對我而言,她的療程一向充滿了挑戰性,像是平行時空的干擾,但同時也充滿了啓發性,要如何以已知的技巧來處理陌生的情況,又或者如何理解手底那些神秘動作的內涵。

她的怒氣很明顯,無論是模式表面、頂部鑽石,或者感覺中心裡。

凱龍治療的哲學中有關於怒氣的陳述是:「
#憤怒是對模式損害最大的能量。」在這個傾向於隔離自身與情緒的文化背景中,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往往加深了要控制怒氣的信念,對於文獻中憤怒的神祗,我們也往往是不明所以。

就在我針對她的情緒螺栓進行修復時,才真正感受到她的憤怒規模,這也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憤怒作為一種原始的能量,純粹、熱量、強度、炙烈,這能量燒掉了我正面與負面的二元分類習慣,我所真正目睹的是能量本身並無好壞,正與負取決於能量的使用方式,那定義是建立在人的意念之上。

同時在那一個瞬間,我明白了在她身上,引用這股巨大能量的途徑已開啓,這是她與火元素之間私人的應允與認可,而其他的其他,則是她初次經驗這股能量,尚未嫻熟的副作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簡單工作室

Av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