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D一個早上,偷空跑去找Maureen做靈魂檔案解密。當時對於靈魂檔案解密只有一個模糊的概念,大抵就是在引領之下,瀏覽前世今生,約定好時間的前幾天我問Maureen除此之外,靈魂檔案解密還可以做些什麼,她說還可以看未來。於是我把我今生轉世的目的加入了問題之中。

除此之外我另外準備了兩個問題,其一是我個性中佔有很大的旁觀者特質,老實說這點不時會被親近的人埋怨,同樣的態度也反應在事情上面,如果換句話說,對於人、事我太缺乏熱情。而第三個問題則是我想要回到最一開始的地方,我的源頭,我來自何處。

同Maureen聊完三個問題之後,我突然有種預感,這三個問題其實是在問同一件事。

首先Maureen叮嚀我解密的過程之中,不要懷疑自己所見,放掉心智,有可能看不到東西,但是會以一種感覺代替;她會引導我,只要把我看我感仔細描述出來,事件本身就會越來越清楚。

躺上療程床閉上了眼,在開始看到影像之前,我開始感覺到有能量在流動,左手不自覺地晃動了起來;眼前突然畫面一現,有很多細小的白色星星在閃耀,Maureen一問,我才發現我置身在星星之中,但沒有形體,原來是在宇宙間穿梭的意識體,隨後我聽見了一個遙遠而且智慧的女聲在呼喚我,我回應了她的呼喚,抵達了她的面前,那看起來很像地球,但當時只有中間一環狀帶是明亮的,其他部分則罩著陰影。

下一秒我就發現我站在黃色麥田之中,背著鋤頭,在Maureen的引導下我回到了當時的家,看見了當時的妻子坐在暮色中做著女紅。妻抬頭看了我,給了我一個微笑,然後又將專注力移回她手頭上的工作。我知道她愛著我,但是她不知道的是我並不愛她。當時的我對於兩人的關係我沒有覺得好,也沒有覺得不好。即使我不快樂,但我沒有埋怨任何人的心緒。

Maureen 問我是不是在外還有別的關係,兩張女人的臉就出現在我的畫面:其中一個是青樓女子,我們都知道這只是逢場作戲,但對我而言,至少比較有趣;而另外一位女子則是在我和妻結婚之後,選擇了投井自殺,關於那位女子香消玉殞我感到遺憾,但並不因此對她有過分的内疚之情。這並不是開脫,因為每個人的每個決定我們都應當尊重。

在這一世中我們不得其解,好像存在著更深層的原因,於是Maureen帶我往前走到另一世。當時生在富貴人家,然幼時父母雙亡,常受一親戚照料,長我十餘歲,然隨月過去,我對他產生了情感;我們並沒有任何結果也沒有任何發展,Maureen問我對此的觀感,我感覺到我也不以為杵,不強求,也不落寞。

我發現關於這兩世中,這幾種不同形式的感情糾葛,對我似乎都沒有太過深遠的影響,我保持著那種即便有或者沒有,真的也都沒有關係的態度,並不執著。

於是我們往下一個問題前進,我來到了我此生將死的那一刻,白髮蒼蒼,躺在床上,Maureen詢問了一下死因,我發現其實我仍然可以移動在外,拄著柺杖抬頭看穿透大樹的陽光。

『單純就是老死的。』然後Maureen問了我當時的心情。陡然,我在療程床上的身體也明確的感覺到,一股卡在胸口『不甘心』的氣。

其實和Maureen的解密問答,更像是在看電影聊天,一起討論著劇情,所以不時會有『哈哈哈,看來我從頭到尾都是一個無良的人哪~』,或者『靠!是不甘心耶!』,這種很想在句末加註我好想翻白眼的對答出現。我人躺在現世,眼前流動著在不同時空的自己的故事,以自己當下的眼光來看,來了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不過我那時候知道我可以選擇離開或者留下來。』我說。

一感覺之下,我也知道了我心有不甘的理由,那也正是我此生的目的之一。

接著我們往更源頭的地方搜尋,然後我看到了一顆星球,同時也浮現了一個形象,當我看到那個影像,我馬上就知道那是我最本來的樣子。

Maureen要我朝四周看看,是不是可以找到我的同伴,接著我就置身在那星球的表面,發現自己和一大同伴平和地存在著。

此時Maureen要我試著和這星球連結,下一秒我就在半空中,和一片藍色柔軟的光相會。我感覺到了祂的仁慈與智慧,我們談到了我來到地球的這個決定。其實當初祂並沒有認為我能完成這使命,而其實我自己也很清楚,但祂非常期待,彷彿慈愛的父親可以看著兒子成長,祂非常期待在這樣的一個旅程中,我所能學習到的以及為自己帶來的變化。

談話結束後,我告別了我的原生星球,回到了療程床上的”當下”。同時Maureen也替我的星球傳達了,給我額外的訊息,是在解密過程中她接收到的。

當回到了現世,心智開始運作,老實說有那麼一會,我突然對於方才所見,產生了一種不真實感。

我走訪過前世,也抵達了未來,並且回到了一開始的地方,我在宇宙中的故鄉,但我右其實從頭到尾一直躺在一張小小的療程床上。這些都是真的嗎?這些真的都是真的嗎?

我仍然記得那些畫面,但當我試圖和畫面中做任何溝通時,卻是不可能的。

就在和Maureen閒聊時,我突然腦海一亮。都是真的!都是真的!我有一種所有的事情都串連起來了的感覺。

當我看到自己原來的模樣,我也感覺到了我的本性,在我的星球上,即使和同伴們生活在一塊,我也習慣和同伴保持著一段距離,這不代表我和同伴關係不密切,當星球上出了事,我們都會挺身;這旁觀者,不喜歡和人、事有過多的牽扯,只喜歡在一旁看著是我的天性,所以我的前世如此,現在也是如此,我其實並不需要被旁人的評判所左右,甚至到最後以為是自己出了什麼問題。

這次的靈魂檔案密,以一種非常直接,非常有力的方式讓我找到了我。為此我非常感動,我明白了我是誰,我找回了一種力量,是專屬於我自己的,在這個世界之中我也更知道如何自處,我願意接受我的個性所帶來的結果,也許有一天我會想要改變,但那並不是因為誰的埋怨,那也是因為我自己。

對於未來,對於自己,在這次靈魂檔案解密之後,我有了一種最明確的明確,更力量的力量。謝謝Maureen。

如果你對靈魂檔案解密有興趣,可以參考此連結


Av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