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blr_m541wjytDJ1r87i11o1_1280似乎有甚麼東西已經改變了。內觀中心請來兩台客運,準備將我們送往台中火車站。我們一群人在入口處等著,同梯的一位戴著助聽器的老翁身邊出現了一個老婦,我想是他的妻,她從皮包裡掏出兩張千元鈔票,要老翁進去辦公室做捐獻,老翁很顯然的第一時間沒有摸清楚狀況和方向,老婦手指著旁邊的辦公事要他進去,用台語說:『你一直都耳背。』結果這畫面叫我打從心裡想哭。

回家的下午一個人跑去看電影,坐著電扶梯時,看著四周環繞所有紅紅綠綠的店面,突然納悶為什麼人們會有這麼多選擇,很想大力地搖晃著這世界說:難道你們不知道選擇是用黑色做的?

影開場前還有半個小時哪裡也不想晃,我站在六號入口前,本是出自於打發無聊,於是閉上眼開始練習內觀,也許是因為這一次沒有在內觀中心時的壓力加上只是隨意地站著,意念掃描時輕鬆流暢許多,當我掃描過雙手時,發現整條肩膀到手臂一片涼麻,當我把注意力移到下一個區塊時,上一個區塊的涼麻感還存留著,煞是舒服。於是決定看完電影後回家把剩下的六天進度自己走完。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身體經驗,每當你掃描過身體的一個區塊,把專注力停留在那邊一會兒,好像那個區域有個感受開關被打開了,當我從肩膀連續掃描到手指時,很像冬夜時分,長長的公路旁,整排街燈都亮了,一盞接著一盞。

而在反覆掃描的過程中,對於身體感受的敏感度也變著更深更銳利,除了手臂之外,那種神奇的微麻感開始往身體中樞擴散,我的腹部還有整片背部,在氣溫稍低或者有空氣流動的狀況下,這種微麻感還會帶著微涼的溫度,且不時從中昇起一股淡淡的愉悅感。靜坐結束起身之後,這種感覺減弱,但是在手掌以及腳掌的地方還是會不時出現。

於是我一整天都沉溺在這個遊戲當中。因為感官上實在是太舒服了,特別是當我掃描過某幾個特定區域時,只要更加注意念,那滋味之美妙,不瞞各位看官,我當時真的很想站起來跳舞慶祝。

我到前陣子在塔羅訢盤中抽到的惡魔牌。

不過這天下午,在這片感覺之下,某些部位也開始浮現了痛感,特別是脊椎末端,有一種很深遂的痛,我也才開始想起來內觀法中教導的要對所有感受保持只是觀察的態度,當我的態度轉為比較中立之後,說也奇怪,這種愉悅感也就開始慢慢消退,以至於我開始覺得這好感覺是我的第一個關卡。它讓我繼續練習內觀,也迂迴地讓我知道我不能一昧地逃避不好的感受,而只深陷在舒服的感受,關於所有的兩極,都要保持中立的態度。這將是低階的平等心。

接下來的幾天,我以比較中立的心態來練習內觀,每天六到八小時,其中三個小時的堅定靜坐,晚上聽開釋。

開釋中有一個晚上談到感受。這世界是由風火水土四個元素所組成,萬事萬物皆不脫,而感受也做次四分類,振動是風,冷熱是火,乾溼是水,輕重為土,人是一團聚集的微小粒子,感受是這些微小粒子以這四種型態的表現。

(塔羅小牌也就是風火水土四元素,然後搭配數字展開。)

而如果可以接受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只是能量型態的話,彼此互通有無,那更可以推展,比如說辣椒其性屬火,人吃下了肚,體溫就會升高。

而感受是怎麼來的,感受是六根,眼耳口鼻身意,與六境,色生香味觸法,『接觸』的結果,當人喜歡某種特定感受,就會想要保持進而追逐此種感受,此為貪愛,相反地如果厭惡某種感受,心中升起不悅,那就是嗔恨,兩者皆為業。

所以怕熱又脾氣大的人可別吃辣,吃辣體溫升高後,一個不高興,脾氣就會更差,次數久了,發脾氣就變成了習性,而倘若此人遇到其他的事件或者事物,比方說夏天,只要讓他感覺熱,而此時發脾氣也已經變成慣性的反應,開始影響到他的生活。就我的理解上,就是所謂的業,所謂的輪迴。

而內觀正是透過觀察自己的感受,了解自己地貪恨,但是不能生起任何習性反應。


所以此刻當我在回頭重新理解內觀心法時,開始了解到其中的大智慧,而這些日子著禪坐就是所謂的修慧。

專注與敏銳。第三天的人中梯形訓練到第四天的內觀禪坐,本來是一個非常靜態而且區域限定感受觀察,發展到動態的身體每個限定區域,內觀加入了時間的元素,這需要更大能耐的專注力;動中有靜,在某段特定時間裡,去達到之前長時間可以凝聚的注意力。

平等心。而每當這個區域有感受升起時,便要馬上將注意力轉往下一個區域,每一個感受都一視同仁,並且不多做逗留。

定力與當下。當你在掃描腳時,頭頂此時有搔癢的感受,但是住意力仍然只能放在腳上。也就是說你必須專注在你正在的區域,而不能被其他區域的感受影響甚至分心。

這方法其實是一種生活態度的訓練,對於你正在做的事情,你深入而且心無旁騖,而不去想其他,不被其他時空影響,因為覺知只存留在當下,此時此地,對於過去或者未來還有其他地方的感受都只是妄想;而對於當下的事情皆保持平等心,對於心中升起的任何感受,不做出任何習性反應。

每次打坐時,發現自己總是在等待靜坐時間結束,當時間快結束時,身體會變得激動,肩膀聳起,雙腳內舉,我了解我準備要逃跑,我想起來每次靜坐開始前總是擻擻奕奕,這才覺得自己對待靜坐的第一秒和最後一秒有如天壤之別,突然對於平等心有更深一層的領悟。

平等地對待身體每一吋,平等地經驗每一個感受,平等地渡過每一秒鐘;於是耐心產生,於是平衡產生。平等地看待自身的好與惡,專注與分岔,平等地看待世界的善與壞;平等心在每個人之間,在每兩個不同的事物之間,也在空間與時間,平等地把我分配給在每一個當下。

而關於一個小時的堅定靜坐,保持姿勢不動,有那麼一兩次,我的右腿極為痠麻,以為完全失去知覺了,但是意念一掃過,會發現,即便如此,還是有會感受,而這份滯重麻木的感受好像到達一個臨界點之後,就會突然消融,初期很像小時候吃的跳跳糖,大小顆粒在嘴裡刺激跳躍,偶有痛感,到最後變成無數微小的振動,整條腿知覺開展開來,柳暗花明,然後變成那種極為舒服地微麻感。

這幾天下來,我對於自己的感受了解得更多,我易敏於風,燥於火靜於冷,右身往往比左側沉,腿麻到失去知覺也只會發生在右腳,然後對於濕幾乎沒有感覺,而且身上一片汗會掩埋掉我其他所有感覺。

於是我明白了為什麼我會那麼討厭流汗但是又喜歡泡在水裡。我自小就非常討厭流汗,因為讓我失去了敏銳度,而至於游泳可以把我的感官封閉,但是大量的水卻得以保持冷的感受。

同時我也開始了解到身體疼痛的原因,比如說之前提到的脊椎末端的痛感,其實是坐姿不正確的關係,當靜坐時腰挺直,那疼痛感就消失了,而其它背上的痛感也相對緩解。

當我知道是因為坐姿的習性造成脊椎得疼痛,當我移除了這個習性,我的疼痛就消失了,我想這應該可以拿來做為內觀在修行上的理解。

而我還想提的是一天我上完廁所突然發現自己在看著馬桶裡面尿液打出來的泡泡的破滅,我也想起來我上次這麼做的時候是很小很小的時候,然後得出黃色的尿尿比較多泡泡,白色的都沒有這種結論。

而我突然有點明白了,其實修行的第一部並不是往外走,而是往內走,而且往回走,身而為人,在身上有太多的積累。不良坐姿和壞脾氣,雖然一個有行一個無形,但都其實是能量的表現,都是業,內觀練習的敏銳要人去正視這些長年的業,無論有多痛苦;而平等心要人去給這些業一個公道,同時也教導人這些感受不會是永遠的,來去無常,別逗留,別逗留;不升起習性反應,那就是停止造業,削弱業的強度,當表面的業消除了,更深層的業就會浮現,直到有一天,人都可以抵達淺意識,將這些生命中的積累,連根拔除。

包括我學的凱龍或者零極限還有其它的什麼,都是在清理,都是在看見自己。

內觀的修習法非常感官,也非常的務實苦行,這方法是當初佛陀重新發現的,我想起來他是金牛座,嗯,也許是巧合,但這方法還真的很金牛。 

四天的實修加上六天零零落落的自修下來,體重掉了三公斤有餘,除了每天吃素喝檸檬水,或許業也有其重量吧。 

Av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